雨樱花下

all金超级好(ฅ>ω<*ฅ)

依旧是神经病的作物,最后一张图片,就当我自恋吧。[不要喷,要喷就轻点喷。]画了挺久的吧。

【帕金】只属于我的阳光[一]

♥ 1.私设现代
♥2金性转
♥3.帕洛斯比金大多了
♥4.不要ky
  序章:http://yuyinghuaxia.lofter.com/post/1f597499_1291dea9
  

     秋牵着金的手,走到孩子们的面前,柔声问:“风光,所有的孩子都在这里了,你是想要小妹妹,小弟弟,还是想要大哥哥大姐姐呢?”

    “我想要哥哥!”金大声的回答。

    秋看了眼院长,院长立马把几个比金年长的男孩挑了出来,再讨好的笑道:“金小姐请看,这些孩子都可以做你的哥哥。”

    小小的金绕着一排孩子走了一圈,她似乎拿不定主意,过了一会儿,她又走回第一个的男孩面前,见他突然紧张的抓住了自己的衣角,她便不解的抬头问:“你是不想做我的哥哥吗?”

    男孩顿了会儿,“是。”

    这下子,秋都蹙眉的看向他。

    院长赶忙赔笑,“秋小姐,帕洛斯他一向是我们院里最听话的,也不知道今天是怎么了,我叫人把他带下去好好教导教导。”

    院长使了个眼色,旁边站着的保安就要过来拉扯男孩离开。

    金挡在男孩面前嚷嚷,“你们不许动他,我还有问题没问完呢!”

    院长看向不动声色的秋,又慈眉善目的笑道:“金小姐想问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不愿意当我的哥哥?”金不理那个院长,而是扯扯帕洛斯的衣袖,好奇的问他,“你愿意当我的哥哥的话,那你就可以和我回家,可以和我一起上学一起玩,不好吗?”

    十三岁的男孩低下头,温柔一笑,“因为这里我住久了,难免有一些依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欲擒故纵更能抓住别人的心,这是帕洛斯熟知的。
 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可是 .....我想让你当我哥哥!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效果不错

   

    院长赶紧笑着凑上去,“金小姐你看,这里还有许多不错的小哥哥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姐姐!”金一如既往地没有看院长,而是朝着
秋叫道:“我....”

    秋从容的神色一顿。

    “我们不能强迫人家哟,这个不是我们淑女的约定吗?”
    因为金无聊的时候常常闹得慌,所以定了这个约定。

    “对哦……这是我们的约定。”

    小女孩苦恼了,他的命运仿佛也只能是留在这里了,可帕洛斯却不见有任何失望。

    “这样好了!”金走过去抱着帕洛斯一边的手臂,嘻嘻笑道:“那我就淑女的请他一起走吧!回家之后再住好久
!这样就不算违背我们的约定了!”

    帕洛斯垂首,只能看到小姑娘的头顶,他忽然有了一个认知,金是一个会遵守约定的小丫头,也是一个天真幼稚的傻丫头。

    嗯……这就是十三岁的帕洛斯对于金的初次感觉。

  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[分界线]

    帕洛斯在孤儿院时,他是一个安静听话的好孩子,在秋家大宅里,他还是一如既往地安静,让人不禁联想,如果拿一把刀指着他,他是不是也会这么从容。

    金很好奇,所以她真这么做了,溜到帕洛斯的身后,她拿出一个尖尖硬硬的东西抵在他的后背,“别动!”

    帕洛斯果然不动,甚至连头都不偏一下,只是温声问道:“你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不害怕吗?”因为他的反应太过平静,金无趣的收回东西,她走到他的面前,不是很明白的眨巴眼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怕?”帕洛斯看着身高只到自己腰间的女孩,也看到了她手里拿着的有着尖嘴巴,却十分可爱的唐老鸭存钱罐。

    金歪头,“因为说不定我拿着的是刀呀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会拿刀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就知道我不会拿刀?”

    帕洛斯笑:“直觉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直觉可真厉害……”她的确是不会拿刀,对于这种锋利的东西,在这个科学的世界里,她会觉得很危险,又抬头四顾了一下,她甜甜的问:“你喜欢这个房间吗?我超级喜欢的!”

     是啊,这以粉色为主调的房间,大概是个女孩就会喜欢吧,可惜帕洛斯不是女孩。

    他的眼角微微上扬,“喜欢。”

    瞧,他永远知道要怎么说话才能讨人欢心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可惜的是,金也没有感到高兴,不过很快,她又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,把存钱罐强迫性的塞到了他的手里,“这里面都是我攒下来的零花钱,以后我也不会乱花钱买玩具和衣服了,我都要留着给你,我还会好好保护你,我一定会做到的。”

    帕洛斯的手拿着还带有她体温的存钱罐,他眉眼带笑,“谢谢。”
    
      他不知道她为什么对他这么好,但他也欣然接受了。

    “不用谢,你现在是我的哥哥,那我养你也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妹妹养哥哥……她说是应该的,那就是应该的吧。

    金又凑过去拉拉他的手,期待的问道:“那我现在……也可以叫你哥哥了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帕洛斯浅笑,不见丝毫排斥。

    她立马兴奋的叫了声,“哥哥!”

    “金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他第一次叫她的名字,真是说不出的好听,把她迷的不要不要的。

    帕洛斯摸着她的头顶,“既然我现在是你的哥哥了,那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“金说过会好好保护我、养我、绝对相信我的对么?”

    她不假思索的说:“对!”

    “金,这是我和你的约定,是吗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六岁的金点点头,“这是我和哥哥的约定。”

    现在还在算计的人,永远都不会知道,他要为这句话付出多大的代价。

最近手机被没收,不能码字,所以就画几副垃圾的图片给你们看了😢😢😢

随手画的,不喜勿喷。

【帕金】只属于我的阳光(序章)

1.私设现代

2.金 性转

3.帕洛斯比金大

4.不要ky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 ♥————开始————♥

      A市的一个孤儿院里,来了不一般的客人,所有的孩子都被院长提点过了,A市最大的富翁秋氏集团的董事长秋将来领养一个孩子,用来...当她唯一的妹妹——金的玩伴。
    
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 与其说是玩伴但在秋眼里,只是玩具而己。

      因为工作原因,秋不能一直和金在一起,她认为金太孤独了,所以带金来找一个玩伴,——以养子的身份。

      在那群孤儿眼中,他们不懂得勾心斗角。只知道好好表现就会过上很好的生活,——至少这是他们所知道的。

      而角落阴暗处的一个小男孩扬起了嘴角,橘红色的眼中却充满了冰冷。

    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   一辆时髦又华丽的金色车准时到达在孤儿院门口,所有的孩子都按着身高排队站好,他们都露出渴望的表情,就像是在说 “快!选我!!”

       但其中一个小男孩眼里却是满满的嘲讽,随后又露出纯良的微笑,“这可是作为好印象的关键啊。”

          对吧?

 

 
       不一会儿,车上下来一个看起来二十几岁的女子,她挷着低低的双马尾,一张俊秀的脸蛋,最让人震惊的是她的眼,无论谁看了都会心惊的眼,——冰冷。但面对金时就有无尽的温柔。

      她一下车后并没有立刻离开,而是转身打开了后车门,牵着一个穿着漂亮的小女孩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 ——    美好、单纯、可爱、——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这是所有人对金的第一映像。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不包括他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 女孩六七岁的模样,穿着可爱又耀眼的金色小长裙,手上抱着一个小熊玩偶,走路一摇一晃地,煞是可爱,阳光酒在她身上,看起来暖暖的,仿佛阳光是为她而生的一样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她叫金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人如其名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【分割线】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 开坑了开坑了,希望大家多多支持,字可能少,不过我都很努力的在码字了。
  

【嘉金】上【和谐】你,理直气壮。

1,新手
2,小学生文笔
3,无刀【信我!】
4,嘉德罗斯和金已交往
  

       同意就开始吧!♥

     金曾经以为嘉德罗斯是一个骄傲又害羞的九岁纯情
   

     曾以为嘉德罗斯不会主动

      然而交往后他就明白自己错了,还是大错特错!

      主动的一直是嘉德罗斯,而金.....

     “嘉德罗斯!!从我身上下去!!”这是来自金小天使的怒吼。

    “我,偏,不。”嘉德罗斯骑压【= ̄ω ̄=】在金身上,弯下腰说。

    “嘉德罗斯!!!”

    “唉,夫人,有什么事么?”嘉德罗斯低头在金耳旁说,还坏心地咬了一下。

   “该死的,嘉德罗斯怎么会这么撩!!!”金在心抱怨道,脸也因为生气而红了。眼里也有淡淡的水雾。

    “渣渣!!!对不起!!别哭啊!!!”

    金明白嘉德罗斯对自己的眼沮无可奈何,而且自己真哭了就停不下来了。

   “从我身上下来啦!!”金嘟了嘟嘴,像是撒娇一样。

    【来自金的矢量箭头】♥♥  ——>    嘉德罗斯

   “今天.....晚点睡吧....”嘉德罗斯低声说,眼里满是欲‖望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???嘉德罗斯???”

差点忘了,嘉德罗斯对金被自己弄【你们慬的】的眼泪可是很喜欢的啊∽   = ̄ω ̄=

   “爱你,理直气壮”

  “上你,一样理直气壮。”

    这是金昏睡前听到的一句话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【eny】
   【假装刚刚有一辆跑的很快的车】